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工作動態

復工復產,科研攻關——水利科研“尖兵”在現場

[稿件來源]:信息中心 [作者]:雷蕾 [發布時間]:2020-04-10

????????疫情之下,各行各業都在這場突出其來的災難里舉步維艱。在直接關系國家水利事業發展和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水利工程建設項目、重大水利科研項目上,項目進度不能拖延、各類監測數據和科研數據不能中斷的形勢迫在眉睫,身處疫情重災區的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的水利科研“尖兵”們克服重重困難,踏上復工復產之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千里奔赴世界最大懸索橋隧道錨實驗現場
??? ????3月22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瀘定縣,天朗氣清。清碧的大渡河水湍湍南流,寶靈山和二郎山隔河相望,山上之字形的白色盤山路像隨手畫下的長長的折線,從山腳綿延至群山深處。國家重點橋梁工程川藏鐵路瀘定大渡河特大橋工程將在這里橫跨大渡河而建。
??? ????上午,“川藏鐵路瀘定大渡河特大橋隧道錨專題研究”項目組的高級工程師羅榮已經在位于寶靈山上的實驗斜洞里工作了兩個小時。在最窄處僅1.2米寬、1.5米高的試驗洞中,羅榮一直彎著腰,仔細檢查調試一個個洞中試驗點位上的監測儀器。雖然瀘定的日最高氣溫只有15攝氏度,實驗洞中氣溫更低,但羅榮的額頭上很快就冒出了細密的汗珠。“這個工作不是最難的,但是在這樣狹小的斜洞空間里操作不太方便,一站一上午,腰酸背痛,胳膊都有點抬不起來。”羅榮說。遇到巖石內的試驗點位,需要先通過打孔機鉆出深約30厘米,孔徑110毫米的鉆孔,再安裝監測儀器。打孔機哄鳴,狹小實驗斜洞內頓時塵土彌漫,衣服、頭發甚至連睫毛上都沾滿了灰塵,和著額頭滾落的汗水,眼皮都加重了幾分。
???????? 而就在5天前,羅榮還因疫情滯留在湖南湘潭老家。3月17日上午10點,已經辦理完健康證明、通行證等手續的羅榮自駕鄂A牌照的汽車到湘潭市區,然后換乘親戚的湘C牌照汽車趕到長沙黃花機場,隨后飛抵成都雙流機場。因羅榮身份證住址為武漢,每到一處即要接受體溫測試、出行登記,并向公安部門報備。到達成都后,為避免在成都市內停留及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在成都雙流機場搭乘提前預約的私家車到瀘定,于晚9點抵達項目部住處,全程歷時11個小時。
??? “湖北的大部隊不能來,我在湖南出來方便一點,只能自己來先開始試驗加載設備和監測儀器的檢查安裝工作,把準備工作都做好。”羅榮說。按原計劃,五一之后工程就需要開始施工,但是受疫情影響,項目現場實驗年后無法按正常進度開展,作為項目承擔單位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派駐現場項目部的項目負責人,羅榮心急如焚,想爭分奪秒地搶回耽誤的時間。
??? ????大渡河特大橋橋址區工程地質條件極其復雜,隧道錨的工程經驗相對缺乏,設計規范不甚成熟,理論機制尚在持續研究中,且超過4萬噸的主纜拉力在懸索橋隧道錨中也尚未有工程實例。而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在大跨度懸索橋隧洞錨巖石力學關鍵技術及應用方面處于世界領先水平,受中鐵大橋勘測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委托,長江科學院承擔了新建鐵路川藏線大渡河特大橋隧道錨承載機制的專題研究工作,項目將為大渡河特大橋初步設計工作提供技術支持。
??? “這個懸索橋兩岸錨碇采用隧道錨結構,單邊纜索荷載預計約4.3萬噸,錨塞體垂直和水平埋深約200米,建成后將成為世界上尺寸規模和承載噸位最大的懸索橋隧道錨。”羅榮自豪地介紹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守護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地水質
??? ???? 草長鶯飛的三月,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地丹江口水庫暖陽高照,惠風和煦。
??? ???? 由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承擔的“丹江口庫區水質監測站網運行管理維護”項目組成員韓佰輝和米長青注意到現場監測的氣象指標提示,庫區已經連續多天最高溫度在20攝氏度以上。氣溫回升過快,丹江口水庫或將面臨春季水華爆發的風險,同時,根據項目組與業主單位共同制定的《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期間水質應急監測方案》要求,急需開展庫區人工應急監測。“正常情況下,庫區7個自動監測站是每四個小時進行一次監測,疫情期間加大了監測頻次,每三個小時監測一次,而且還增加了余氯和生物毒性等疫情防控特征指標的檢測,防止因大量使用消毒用品對水源地產生環境次生災害或突發環境污染事件的發生。”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水環境所副所長林莉介紹說。
??? ????做完復工體檢,并經過單位和丹江口疫情防控指揮部層層審批,3月6日,韓佰輝和米長青終于踏上了應急監測船。
??? ???? 一次次將采水器投入水中,然后將采集的水樣按照地表水采樣規范要求倒入貼好標簽的采樣瓶中……晴空如洗,庫區碧波輕漾,終于啟動的應急監測將他們心中積累多天的焦慮滌蕩一空。在丹江口庫區的6個斷面,米長青和韓佰輝用采水器逐一取樣,并現場對水溫、pH值等進行檢測。顛簸的應急監測船上,他們一待就是三四個小時。取樣返回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工程水質監測中心實驗室后,米長青又迅速投入水樣的檢測分析工作中。
??? ????此時,距離丹江口封城已接近50天,而此次應急監測也是米長青和韓佰輝50天來第一次一起工作。在不采樣的時間里,韓佰輝負責水質自動監測站的維護和信息化平臺的運維,并兼顧每日自動監測數據的上傳及審核工作。米長青負責人工采樣和水樣的檢測分析工作,同時還需要做好中心實驗室77臺儀器的日常維護、實驗室危險品的檢查管理。為防止交叉感染,疫情期間兩人分開工作生活。
??? ????和已經在丹江口成家的韓佰輝不同,米長青屬于疫情爆發后丹江口的“滯留人員”,因實驗室其他工作人員無法返崗,他主動承擔起了平常需要4-5個人的實驗室分析工作。位于壩區營地的中心實驗室和宿舍只有一步之遙,50余天來,米長青每天兩點一線,空空蕩蕩的庫區,鮮少看到人影。“孤單枯燥還是其次,最大的難處是吃不好,小米他不會做飯,但是這樣的時候也不能搭伙一起吃飯,交通也不方便,他只能自己煮煮面條,吃吃泡面。”韓佰輝說道。
??? ????據檢測分析,丹江口水庫水質截止目前未受疫情影響,余氯檢測結果滿足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生物毒性指標監測值均為0.0%(參考儀器設備性能,低于10.0%即表明水質無毒性),易爆發春季水華的水域pH值、溶解氧、水體透明度等水體理化指標均為正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在國家重大水利工程現場通宵趕工
??? ???? “那時候正是疫情爆發的高峰期,我媽堅決不同意我返回項目部,勸了好長時間她才放心。”田亞嶺回憶復工過程時說道。
??? ???? 田亞嶺是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珠三角水資源配置工程安全監測02標”項目部的一名工程師。由于項目部承擔的安全監測任務正處于埋設監測儀器的關鍵時期,而疫情發生后,部分MCU自動化系統儀器因武漢封城、物流中斷無法運送,導致部分數據需要人工觀測。然而,項目部春節留守的三名人員需要技術指導,并且人手不足無法開展工作。
??????? 2月中旬,在得知廣東各地都積極統籌疫情防控和開展企業、工程復工復產后,在封城前已經返回河南南陽的田亞嶺馬上著手辦理相關手續。“當時想著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這個項目剛上,馬上要進行儀器安裝埋設,非常關鍵,早過來早隔離就可以早復工,另一個我覺得自己是個黨員,武漢那邊的情況我不是醫生也幫不上,只能盡早返回到工作崗位上,減輕大家在項目上的壓力。”田亞嶺說道。
??? ???? 2月19日,一拿到通行證,田亞嶺就請老家的哥哥開車送他到了南陽機場,隨后飛抵廣州,輾轉到達項目所在的廣州市南沙區大崗鎮。進行了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田亞嶺于3月4號正式投入工作。
??? ????夜晚的工地燈火通明,鋼筋水泥林立,吊機的轟鳴聲回蕩在夜空里。
??? ???? 施工單位白天扎鋼筋籠子,晚上進行混凝土澆筑。為保障施工單位的工作進度,田亞嶺經常帶領著項目部的三位留守的同事在晚上布設安全監測儀器,一干就是一個通宵。“70米的工作井,我們要在鋼筋籠起吊的時候配合布設安全監測儀器。剛開始心理壓力非常大,后來想著施工工藝都是比較規范的,漸漸習慣也就好了。”田亞嶺說道。
??? ????自復工以來,田亞嶺帶領現場人員,已經完成3幅地連墻監測儀器埋設,共計29支(套),其中鋼筋計20支,土壓力計6支,測斜管3套。為珠三角水資源配置工程這個國家重大水利工程項目的如期開展提供了保障。

??? ????疫情發生至今,處于疫情重災區武漢的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水利科研“尖兵”們,克服重重困難,堅持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有序推進科研生產。他們保證了?“長江水資源開發保護戰略與關鍵技術研究”等重點科研項目按照進度有序開展,高質量完成南水北調中線冰情原型觀測,有序開展國家地表水水質監測,穩步推進引江補漢工程等相關科研工作。在廣西大藤峽水利樞紐、在西藏拉洛水利樞紐、在白鶴灘水電站、在烏東德水電站、溪洛渡水電站……奔走著水利科研“尖兵”們的身影。
?? ????(本文已刊發于《中國水利報》第4582期頭版,電子版鏈接:http://share.591adb.com/sharearticle/article/article_id/3062888/app_key/3f324ca5ce32dd3e0dd1200e4e6c18b5


責任編輯:劉翔
上海11选5_专业购彩平台